杨痞麂

稀有动物。

深爱好像是很痛苦的
把一颗心毫无保留地交出去了
被人踩得稀巴烂的又还回来

“幻实”

(“谎”的姊妹篇
作者不是我,是我的GJH小朋友。)

小学里老师就教过了,形容词是用来描述名词的,所以带有形容词的名词最后的重点仍然是落在名词上的。
这个故事的主角大概是两个人,她和他吧。
不过其实他的心里还住着一个小男孩,姑且算是一个角色吧,故事从这里开始。
他总是自嘲因为自己是双子座,所以有轻度的人格分裂,有时候会自言自语,大概就是在心里和那个小男孩说话吧。
这个小男孩很强的,从很小的时候就是。
遇到困难艰险荆棘遍地,
小男孩说你行的,他就可以办到。

遇到优柔寡断犹豫不决,
小男孩说放手干,他就无所不能。

遇到人情世故处境尴尬,
小男孩说圆滑点,他就左右逢源。

遇到展示自我流露感情,
小男孩说要加油,他就自信无限。

遇到悲伤失落身处桎梏,
小男孩说别管了,他就恢复如初。

他心里离不开这个小男孩了,因为那是他自己最初的模样。走过了许多,看过了许多,经历了许多,到头来支撑着他的一直是这个小男孩。
他在人前喜欢表现出自己乐天的一面,不管真的大敌当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还是其他,只要小男孩说行,就没有不可能。
然后真的又很分裂,他喜欢下雨,喜欢下雪,喜欢在最闲适安静的时刻,把自己的背景色调成灰色,把背景音乐改为悲壮的华章,刺激自己,颠翻倾覆,因为他想一直抱有一颗能被感动能体会情感流动的心,要反复地思索,反复地考量,反复地确认,而不是到麻木不仁的时候,才惊觉自己已经丧失了体味世界的感觉了。
有一句话,疼痛是上天的恩赐,因为只要还能感受到疼痛,就说明你还活着。
大体这样吧,所以她说“我可能会杞人忧天地想,痛苦什么时候会来到吧”的时候,他竟然能够深沉完整地共鸣。
他看她写下的过去,看她“深吸一口,然后拧开水龙头让水浇灭它,最后打开书房朝阴的窗户,狠狠地扔出去”,看她“带着笑意一瓶一瓶地灌下去,然后两三点才睡觉”的时候,会有点凄然地笑,因为他也想过类似的事情。
可能在一个午后,白云缱绻,飞鸟颉颃,他就会突然失落,突然无力,想失声地嘶吼,却又不知道要喊些什么,想突然放弃一切翻身走开,想说去他妈的世界,然后心枯萎地坐在藤椅里面,看窗帘罩着的窗户外面的天空,在神游,思绪在翻涌,走马灯一样过一遍至今的所有不顺,想被人在乎,想被人关怀,想被人挂念,想被一个人从始至终毫无保留地爱。

会思索那些过去,那些
坐在幼儿园泡沫板拼图拼成的地上,被女孩抢走玩具就莫名地哭泣。
在楼道里和女孩打闹,然后被女孩不经意地打到竟然放声怒骂对方。
因为有好感的女孩在和别的男生说话即使是好朋友也要去打断他们。
在地上用拖把拖掉不小心翻在女孩书包上的午饭等着她人冷脸质问。
中考前最后要离开学校在走廊里女孩在背后说你给我加油我相信你。
在操场上体育中考乳酸堆积到头昏脑涨女孩在远处栏杆外作呐喊状。
和妈妈到巧克力店里给女孩挑生日礼物,还要傻笑着用什么包装袋。
相约坐在水天堂餐厅里给女孩介绍烩饭然后看女孩动餐叉的样子笑。
被始料未及的拒绝,为自己没有亲口诉说完整的心意就被删了落泪。
分班以后和同学吹牛突然看到女孩走进了教室时感到自己如沐春风。
借校服给女孩穿和女孩成人礼合影在课间女孩表白时魔怔地拒绝掉。
创造机会搭讪女孩,课堂展示文艺汇演甚至处心积虑想上学前偶遇。
出分之后在体育馆的高招会上说些不切实际却没有答应填一个学校。

一直会想,会想到那么多复杂情感才编织成现在的一个他,然后浑身无力地陷在藤椅里,会没头没脑地想就这么坐化了也不错,说不定还能飞升呢,又或是在燃烧的赤炎中舞蹈后只剩下一枚舍利。
疯狂的消极,疯狂的落泪,疯狂的跺脚,疯狂的无助,而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他想要被爱,可悲吗?因为是他自己不去争夺的,上述那些所有的女孩,这些女孩各不相同,有机会的,没机会的,能去试试的,都没有做到哪怕更进一步。
于他,是想起来会微微作痛的隐疾。

然后这个时候,小男孩就出来了。
可小男孩挽起他的手,只用寥寥数语就能点燃他整个热情,他又变成那个风光无两敢睥睨众峰的他了。
在树叶缝隙间泻下的细碎摇曳的光斑,太阳慵懒地移动着,远空一望万里无云,错落的石阶,在和风微拂的小树林间穿行,三两石椅,有情侣坐上打闹,空气里氤氲着难以名状的情愫,一条上山的路,两排沉默的树,然后马路牙子上一个独行的身影,听着那些渴望的故事,哼着渴望的情歌,他就这么浑浑噩噩额地度过了自己的二十岁生日。

直到遇到了她,那一天,小男孩生平首次地拉起了他的衣角,说道:
“走吧,我们到那个女孩的身边去”。
他所能想到的最美妙的事情,就是和她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
可以和她在禅寺里的客房中酣眠,吃素斋淡食,然后拾级上山望日升晨昏。
可以和她在摩天大楼旋转厅用餐,吃三星顶料,然后纸醉金迷尝上流百态。
可以和她坐全家临街面互相喂食,吃廿元盒饭,然后步城中古道嬉笑打闹。

太曼妙了,他就想是神祗的意图吧。
他陪另一个女孩子吃饭,然后给那个女孩买毛绒玩具,可是到最后他也没有表白,女孩也没有表白,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因为小男孩始终不为所动。
她陪另一个男孩子逛图书馆,然后在新街口吃饭,但是男孩在地铁里扶起了她的发梢问她能不能答应,她拒绝了。
“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啊她说给他听,他能记这一生。
于是到后来,一点一点写出心中所想。

他喜欢她的大大咧咧,喜欢她的真诚相待,
喜欢她的温柔感性,喜欢她的直来直往毫不掩饰,
喜欢她和他契合得分外紧密的性格,
喜欢她为他担心动容的模样,
喜欢她在他领域之外拥有的知识和见闻,
喜欢她在镜头前光是看着自己就能不觉地笑,
喜欢她说自己只在他面前露出刺猬的腹部,
喜欢她在嫉妒时会高声地叫,
喜欢她在挑礼物的时候还思考再三,
喜欢她一切事情都能和他分享,
喜欢她雷打不动地来道早晚安,
喜欢她即使两人拌嘴也能问心无愧地回答,
喜欢她看他时桃花眼中流露出的苍茫星辰,
喜欢她有时候嘴硬却会在不经意间示弱和认错,
喜欢她在他说出一些奇怪的话时仍然坦然接受,
喜欢她向他作出的小承诺和小期待,
喜欢她能喜欢上这样的他这么一件事。

能遇到她是他一生的小确幸,他所言名璧和琥珀的比,是出自处子的繁心。

另。
曾经做过的一个噩梦简直刻骨铭心,
在那里面她疯狂地伤了他的心,
然后隔着墙敲打着房门渴求回心转意,
可是他在一棵埋藏着所有美好回忆的树下找到了擦干了眼泪的小男孩,这次小男孩说:
“我的心好痛啊,我们离开吧”。

他在这里浑身冒汗地醒转,他告诉自己现在当下以及未来他都只想要梦幻的现实,而不是真实的虚幻。

2018.11.27      17:59
于图书馆三楼一个靠窗的座位204号
附拙诗一首


喜欢
杨君洁
心甘情愿
把一切给她
曾经翩翩少年
狂傲欲想心齐天
站在山巅身临长河
任缱绻思绪随风飘扬
我曾自比世间游子孤舟
盼佳人倾慕托付一生守候
一颦一笑几多回眸令我神驰
她明眸皓齿笑靥有如桃花绽涌
待也从头我仍收拾真心想送
天地悠悠只愿赏云卷云舒
一晌良梦醒伊酣眠身侧
支臂痴看汝醉心芳容
忽睡眼惺忪将寻吾
弯腰相迎启朱唇
仿闺中拂春风
轻舐耳边闻
一心一意
唯独要
君洁

“谎”

2018.11.25
今天七点半时候,朋友问我了一个问题:
“我刚看完奇葩说,假如你每天都很快乐,你会想什么?”
我想了想,回答道:
“那我可能会每天都杞人忧天地想,痛苦什么时候会来到吧?”

是哎,我从来都是个黯淡的人。
会时常开启自己的静音键,会不自觉地远离人群喧嚣,会选一个雨天的下午去常去的咖啡吧安静坐着,会把自己弄得忧伤些沉沦进一些彷徨的事情里,自顾自地可悲......
都是些放纵自己的幼稚行为。喜欢把自己弄得悲伤些,无事可干的时候。

这样黯淡的人啊,却会选择性在大部分人面前做个性格开朗活泼好动的好人,又或是被人家笑着说一句:“你怎么又痞又厚脸皮?哈哈哈!”
以上这种状态不假,确实是大部分时间保持这种良好模样。
旁人说我是:“没头没脑,稀里糊涂,以一种傻了吧唧的方式过生活。”
因此又无比矫情地自比成落入沼泽里的太阳。
这样的太阳不需要另一个太阳。另外一个太阳的光会加速腐烂这个太阳。
更需要一个人,不嫌脏的一个人把她从沼泽地里捞出来。

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在lofter发表过任何看法了。
下午五六点去操场晃悠。
陈奕迅的《爱情转移》,林俊杰的《可惜没有如果》,苏打绿的《小情歌》,要是再加上一首张杰的《他不懂》,就能完美组成以前那些日夜里循环往复的歌单。
我不禁,又放任自己想起了以前狼狈的样子。
那是没有观众的独角戏,是一个人的即兴演出,是昏暗的剧场仅有头顶上一只明晃晃的白炽灯泡,也是演员本人都弄不清楚原因的泪流满面。
在情绪不稳定渴求安全感的日子里,必然是会更加放纵自己啦。心理上变得不再给予任何人绝对的信任和宽容,甚至可以说,没人完完全全了解我这段日子里干了什么。
一部分欺瞒,一部分坦白。
无聊与寻欢交织互融,有人说我这是成长的状态。
我更是感激这段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如同废人一样的日子。
也许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或是靠着床沿坐在地板上发一整天的呆,又或是,从犄角旮旯里找出我藏起的那包烟,点燃,看着缓慢的烧灼,深吸一口,然后拧开水龙头让水浇灭它,最后打开书房朝阴的窗户,狠狠地扔出去。(每次点烟,如同仪式,我也讨厌这样,却又不禁会依赖这个暂别烦恼)
去成都的那几晚,在民宿里喝酒,带着笑意一瓶一瓶地灌下去,然后两三点才睡觉。(以至于为什么不是通宵熬夜喝酒或是抽烟把自己弄得更糟,我也不知道,我做不到挑战人体极限,只会在极限一侧游走,我还尚存一丝人形吧)
再写这些,老生常谈,味同嚼蜡。

2018.11.26
说实话,我这样黯淡的人,以前习惯性地对这些报以悲观态度。
“我怕聚散终有时”。
索性就产生了“干脆不聚,就不会有散”的这种想法。
你让我何以相信,现在不是命运给我开的玩笑?
在我沉溺进去的时候,再夺走。
命运这个神祗。
我这么缺乏安全感的人,
它知道我难以抗拒温柔的东西,
难以抗拒诚挚的誓言,
难以抗拒和我性格情怀相仿的人,
难以抗拒这种孩子气,这种少年感,这种去赢的心。
我没能赢过它......
它施舍予我,我都害怕,怕是什么耍我的谎局。

刺猬会露出柔软的肚皮。
说好了是想给老高写封情书。
结果又成了我这个人逼逼叨的内心独白,真的好久没写大长文了,思维发散什么的。
也许是真正的喜欢。它让我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以至于上述都是些无厘头的话,
想体现的就是过往与现今,信任与不信任,遇见你之前与遇见你之后的差距。
老高这个人呢,总是会说些戳到我柔软地方的话。
他觉得撩的地方,在我看来倒不是最撩。(怪我口味奇特)
他说出那些非常小孩子气,幼稚的,用他的话来说是“我很自私的”,那些字眼的时候,倒是让我产生了奇怪的情愫。
比如他要把自己的见识、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未来给我啊,同样的,他也会向我索取这些。
又比如是,他那个没谈过恋爱的脑子里产生的奇怪的对于男女的好奇呀。
再比如是,奶得不行的种种的话。
(啊啊啊,竟然没有截屏......)
心总是会化掉,有种特殊的东西流出来,让我整个人都变得软糯温柔。
好了,以上这种干涩摆不出什么聊天记录为依据的话,我居然也写出来了。

他身上有很吸引人的东西,可一开始吸引我的不是这些小孩子气啊,幼稚啊,他所说的自私啊,而是他对于自己把控和在自己熟悉领域里表现出兴趣的浓厚感,还有优秀的学习成绩和那种霸气侧漏的学霸气质,让我想去接近这个人,这个优秀的异性。
可是现在呢,我喜欢上了我原来没有看到的另外一面,要求极多很龟毛的,小孩子气撒娇的,调皮捣蛋的,插科打诨的,满脑子跑大马的,没羞没臊的,一副热血少年漫主角较真劲儿的。我喜欢上了这些啊,他只在我面前表现出这些方面。
包容这些,这是他超级超级可爱的地方啊,不能算是缺点呢。
有时也会想,他这样要求一大堆的人,换作是大小姐脾气一味索取的女生应该早就受不了了吧。幸亏遇见的是我呢!也好在,我遇见的是他。

我大概是已经喜欢死这个人了吧。

这个人,像是我的温柔面。
我也有固执的负面,曾像是两种人格存于体内互不影响,互不干预。
可此时,它们在对待GJH这一点上达成一致,
温柔的正面想和他一起分享,固执的负面被他这种小孩子气驯服,只想好好照顾宠着他,把我固执负面里为数不多的温柔和爱都给他。
总之就是完全,沉进去吧。拿自己去赌,毫不畏惧。
把自己也给他,只怕他会嫌弃我啦。产生这种心理,是真的完全相信了呢。
一生只有一次吧。
这是最后一次吧。我可以的吧。

溜学校的时候。
我看见白色雾霭笼罩米色的实验楼,站台旁的猫咪踩着软软的肉垫子在落叶上悄无声息地走过,浮在水面的两只白鹅将头埋在翅膀里休憩,学校外面的枝丫穿过蓝白色的栅栏,深绿色草地上干枯的落叶被风微微吹动,九曲溪水透过石头夹缝缓缓而下,曲折通幽的石子小路满是掉落的果实,藏于树叶间的群鸟发出啁啾的叫声......是下午五六点的明亮温暖啊。
此时就想到,那个人在上课啊,我想告诉他,我看见了这些。
我觉得很美好,太好了。
想把一切的美好都给这个人,因为他值得。
即使是我一人走在路上,却不觉得寒冷,反而是因为有这个人占据着我以为已经冷掉的心脏,开始慢慢解冻,流露出非常非常温热暖洋洋的让我贪恋的东西。
就算我淋过很多场雨,与无数人擦肩而过,
曾经的迷惘彷徨因为遇见你而变作稀松平常。
而且哦,昨天都提到了一句之前看过的话:
“我喜欢你,即使到最后,陪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
两个人同时觉得这是句屁话呢。
我对你的爱也很自私,我希望你不离开我,我希望你身边那个人永远是我。
我会尽全力满足你对我的要求,尽我的全力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发光。

你冒冒失失闯入我这个人原本黯淡的生活
成为晨昏,云翳,雨霁,风雪
成为了所有让我为之动容的
想要永远紧握在手中的宝藏
这个家伙,让我重新拾起了勇气,变得柔软且沉溺

现在在听《谎》。
我的不安,心防,理智,那曾经因为害怕而产生的一点点希望,
只想放下警惕,不设防,朝这个人义无反顾地汹涌而去
“所有试探都变碎灭化作爱意”
鼻子有点酸啦
接着在此满足一下这个人说自己要打赌
“女孩子的喜欢都是直线上升的呢!”
要是哪天我真的萌生出对老高的喜欢变淡的想法,一定是我自己脑子瓦特了
因为不会变淡,我想一直维系下去,直到尽头。

“GJH,我喜欢你!”

什么叫适合?
有个人愿意和我一起去磨合。
那就适合。

底细

我现在过得很好,就是有点无动于衷。
记得很多事情,也记得很多人。不刻意忘掉,也不刻意捡拾起来。
一天之中这些记忆偶尔有那么几次闯进空洞的脑子里,会突然愣一愣,好好想一想那些和幻灯片一样闪过的画面,整理整理思绪,
“谁走远了呢?”
“谁又留下来了呢?”
“谁新来到了呢?”
那些牵手、拥抱、亲吻烙印在肉体感触上,成为难以平复的伤疤,回想起来只是暗自好笑。冲动的,欲望的,热辣滚烫的。
终究不是深刻的爱,只是孤单日子里漂泊无依的自己努力想要抓住些什么,是一个肉体对另一个肉体纷纷的占有和情欲。可悲的是,还是单向的,我一不小心超过了肉欲,裹挟着感性奔着理性和道德性的内核去,自我升华落得一身伤痕,总算是活该了。
嘁,道德心总会和自我感动捆绑在一起,和自杀没什么不同。结局要么是共赢式的浪漫殉情,要么是令人唏嘘的无辜牺牲。
那股始于本能的爱和心脏的波动,过于猛烈,过于透支精力、体力、爱人的能力,以至于啊,在这些个无数难熬的日子里变得麻木不仁,那些关乎满脑子生存意义、情怀理想的话题变为了“我又是因为什么而不悲伤了呢?”
我变了。
我也记得我曾经专情想要占有一个人的样子,是那种想要把对方一口吞噬的强烈欲望,是那种冲破桎梏直达苍穹的剧烈震动…………怕是过分说大了会吓着人,还是温柔点说好了,是眼角顾盼生辉,是嘴角难掩红绯,是举手投足柔情似水。
否则也不至于,糟践成现在的,不痛不痒,无情无感,亡欲亡求的模糊生物。

大概真应了那首歌,杨宗纬的《底细》
不是从此对爱起疑,只是揭晓它的底细。
对所有过去绝口不提,不至于。
我会去爱,不留余地。
依然奋身,毫不犹豫。
笑与泪打成平手的回忆,是更美丽。

还是要写下来啊

还是要保持阅读,保持写作啊。
最近无情无感无欲无求地过分。
老高近几天因为RNG输掉的事情每晚倒是情绪泛滥到一塌糊涂。
午夜十一二点一路泛滥到凌晨一两点,昨晚更甚,直接将我睡意全部打消。说了一大通我也曾想过的话。

感慨的是……我曾也有一颗热血之心。
什么时候缺失的呢?又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与世界无关?以至于我现在只好悲哀地思索,不能与狂人同流感叹年华易逝呢?
枷锁!通通都是枷锁!
现在一切在经历的事情都是禁锢我思想的枷锁。
在一次又一次的碰壁后将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
害怕受伤害怕失败…………
玩弄人际关系,不带任何感情的无意义行为成了我每天的常态。
听到老高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抒情性文字……我是有共鸣的,可再难回头了…………

少年鲜衣怒马,振臂高呼:“吾狂矣!”
我想回去啊…………

十一国庆截取一天(二)

真的是思想堵塞,内心肿胀。
对“人”总是带有极大的戒备心。
因为受过伤害,渐渐变得不信任。用极端理性的思考去看待“人”和事。
现在,放不下执念。时常会想起那个不由分说将所有情绪劈头盖脸向我坦白的那个人,因为他一开始就将我牢牢捏在手心,知道我不会走。

“你已经吃过法国大餐,又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如何再去品尝家常小菜?”

我现在,已经不会写东西了。
也曾能遣词造句,如今只想保持一点写作的习惯。
因为时而神游……集中不了注意力
甚至可以说是愤怒……不平静

长广溪的那一天。
三个人绕着长广溪骑自行车。
那一小片湖泊也能刮起风,将我的头发吹乱。
太……太难以描述了。(集中不了注意力遣词造句)
我只记得我抱着我的朋友…………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和温暖
我把脑子绷紧太久
抱人的时候完全放松下来……整个人变得软绵绵

我一直害怕…………会离开我的
害怕那些人会离开我……所以尽量延缓胡闹狂欢
不带任何感情地……僵持着
偶尔那一丝温情也被冷冷地压制下去……

不说了吧……实在是集中不了注意力
这才是真正的……乱七八糟的写作

我想他

十一国庆截取一天来讲。
一如往常的操作,和许lion吃完中饭看电影。因为孙孙姐的一句“我想吃小馄饨”又跑三阳去吃了忆秦园。接着地铁去南禅寺蹭了老黄一杯一点点。
看人山人海,夜空下,会不由自主地萌生出感动,欣喜,彷徨,不安。
最后,从南禅寺走回家。
在川流不息中理思绪。方觉原来自己已经是头脑闭塞,内心肿胀,灵魂过轻。独行,只是无聊且无人陪伴而已。霓虹灯盏刺痛黑夜,周遭一切好像与我无关。我处于人海之中鬼鬼祟祟,向四周窥视着。

(一)
看了《影》,为实现鸿鹄之志隐忍于斗室之中的子虞,八岁便被秘密囚禁严酷训练的“影子”境州。故事的外壳很简单,权谋之中的迷茫与挣扎,结尾答案也许多解,但也能不费力气地揣测出来。如果挖空心思了解导演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反而会像个学生做着试卷的阅读理解题,罗里吧嗦套模子,其实作者就那么一句:“我就只想那么写,没别的意思。”
以至于让我又一次带着好奇心走进电影院,又一次带着平平淡淡的观后感走出电影院。别人问起我,只能说,黑白灰的画面给予人非常突出的视觉体验,符合中国美学中留白的手法,剧情尚可,就这样。
和许lion在抓娃娃机前走不动路,我脑子里会想,“它们在等着我解救呢!”

(二)
和孙孙姐吃饭时候,问了问近况,展望展望未来。
大概是发现了(也有可能是我笨拙),大多数人都以同样一种心态处于不一样的状态。
“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无聊哎。”(自我安慰式地充实自己,这样还是有好处的。相当于,既然还不能完全安排好今后的自己,不如先给自己储备点会用得着的东西。)
话题逐渐干瘪,好在老友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多过尴尬的对话。
随后又聊了聊,这家伙握紧拳头叹出一句:“都是成年人了,烦恼应该自己消化嘛!”
他说他想出国看看,又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态,我笑了。
走在路上时候我想到一句话,张晓风的“少年振衣,岂不可作千里风幡看?少年瞬目,亦可壮作万古清流想”。也许这就是答案。
少年就应该是鲜衣怒马的。

(三)
走在大马路上。
我过于淡然了。尽最大可能地自我燃烧。如今可能算是燃烧到尽头了,喜怒合并;又或是,将自己的大部分情感封闭,小心翼翼地不再流露出来了。一切甚是轻描淡写。我曾以为我爱的是生活,也懂得什么是适合,什么是不可。努力活着,发现其有趣。
只有自由意志的人是很难被逻辑给说服的。实在是变成了一个好脾气的人,好脾气本身。
现在,光是久处不厌,也会道谢。若是有爱,那就能成万分感激了。

也曾能将思绪抛向九霄云外,稚气如锋芒划伤自己,常常受着“乱来”的折磨,却也能身披盔甲战衣冲锋陷阵,将一切事物当做假想敌,自娱自乐地获取极大的骄傲感。也曾能放纵情绪,任由其发挥, 弄得痴痴呆呆疯疯傻傻,即使是痛哭流涕,也自以为是生存意义,烂俗情怀,乐此不疲地异常满足。

以上是废话,多半是想堆砌文字练练手感,不求共鸣,请就此忽略吧。

我想呕吐……

王启赫?

点燃亮起的部分比以往抽过的烟都要长许多。
他让我给他点根蜡烛送行,我点了根烟,还抽了。
烟烬似乎格外地亮。
我盯着那一点点被我抖落进盥洗池里的烟烬。
看着它完全熄灭,时间好长。
…………一切都太不寻常了。
就好像,这根烟真的……像是在为他燃烧一样。
是我的错觉吗?
………………啊?
棉花糖和牛肉干,未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