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未竟事件

有两篇文章没有写。
一篇关于过去高考的怀念。
一篇关于现状。
PS:我竟然把这两个放一块儿写了。
高考完了以后一段时间就是:
我好像什么东西都想干,却又不知道该干什么。
所以,才会一下子变成一个烦人的小魔鬼。

不比过去那个多愁善感的我了。
怀念这种东西在当下看来没什么用。
自从和徐陈聊天以后只想好好拥抱新生活。
没见过徐陈,只聊过天,分享了过去的伤疤。互相调侃,搞怪取乐。我分手大半年,他分手三个月并且半个多月前还干过故地重游的事件。
我是没有勇气去找那个人了。
然后,在此感谢老居,让我这大半年的兵荒马乱在6.3一秒终止。
6.2的晚上和徐陈连麦到6.3的凌晨五点。然后直直昏迷到6.3中午十二点醒过来,照常打开lofter看见这些。一脸懵,然后一下子反应过来,哦,老居这小子还是看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啊。真好啊,我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人看。
原谅我当初不知道怎么回复,一直好像拖了很久。一本正经地写一封信寄去,类似于“这是我给你写的最后一封信”这种满是遗憾和期盼的话,想来冲击力是会很大的。不过后来觉得,还是就这样吧,简简单单的样子就行了。我也懒得打草稿,买信纸,还要看着快递物流,然后找老居说“嘿,我给你寄了封信”。太烦,太做作。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反复回味了老居说的话,把lofter15-16年写过的文章全部看了一遍。发现关于老居15-16年的事情屈指可数,却在16年末尾和17年初好像写了篇“我的青春都是关于老居的”这种话。
是的吧。
我的兵荒马乱的青春,那高中三年,想搞出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引起老居的注意。那傻乎乎的事情,以及记录事件时流里流气看着想笑的文笔。都是关于我那段充实精彩的青春。大半年了,就算我忘了好多好多,也不再对过去存有留恋,索性有过记录,也终于能想起能明白,原来我曾有那么流连忘返,深深爱过一个人。

就觉得,过去的青春,15-16年记录的那些东西,我是有多么的聪明和有先见之明啊。
现在的我回不到过去,现在的我也写不出当年那种轻松诙谐的文章了。

未竟事件(一)
出考场以后,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老居怎么样?
我好想好想和他在一个学校,好想好想以后和他在一起,好想好想一直在一起,好想好想从十七岁走到七十岁,好想好想。
未完成。
在市北考神下许过的愿,一起犯傻的日子,给他写过的明信片,想要过的一周年,织完的围巾本想寄出去,特地排队买的书给刘同签的名也本想寄出去,曾想过的未来,好好计划过的事情,说是要一起进行的旅行,包括那个荒唐的“25岁嫁给我”…………
一切的一切都未完成。
然后在2018.6.3在另一种层面上完成终结了。
谢谢老居。

谢谢,这段花路,让我内心柔软,却也能勇敢无畏。

未竟事件(二)
今天徐陈九点醒过来更了条微博。
然后又睡了个回笼觉十一点才跟我说早安。
没错,因为徐陈我开始看微博了。
徐陈个傻子好像做梦,梦里的他又委屈地像条狗了。

徐陈叫我“猪”。
我说“干嘛?”
他说“抱一下”。
我说“好吧抱一下”。
他说“谢谢”然后发了个皮卡丘揉脸的表情。

hhh是个傻子没错啦。
他有想起他的过去啦。
徐陈好像一直没有放下嘛。
就算喜欢徐陈。
我还是会有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因为如果不把一个人彻底清空的话,是对现在的人的不负责不尊重。
如果徐陈忘不了前任的话,我不会去要求进一步啦。
我也害怕啦。就像老居忘不了YY一样,这是莫大的伤害,一点意思都没有。
徐陈也知道,他小心翼翼的。
不说喜欢,怕自己伤害到别人。
然后,也谢谢徐陈。

有些书能翻来覆去,饶有兴趣。
有些书读了一遍,就不想读第二遍。
或者是,根本就读不下去。
书不一定要读完,如果读不下去,就能换一本了。
读完老居这本书了。
最近很喜欢听房东的猫。

青春叹惋。
如朗朗弹奏的初恋一般,在最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
这不就是,青春,初恋,爱情吗?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