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午后随想

想把恶心的人和事送上一辆全是炸药的火车。
“吭哧吭哧”地开向远方。
夕阳霞光无限。
我坐在路边高档的真皮沙发座椅上。
轻轻晃动着高脚杯中82年的拉菲。
小抿一口,眼神迷离却又坚定。
笑着摁下了引爆炸药的按钮。
天际一片绚烂,贯耳震响,
火花与夕阳相称。
感叹一声:“妙哉。”

此人眼中,燃起了熊熊火光。
神情冷漠,却难掩嘴角上扬。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