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7.1 NO.1

希望7月能善待7月份出生的我。
6月份因为徐陈写的东西比我以往月份写的东西还多。
也比我去年11月份写的东西多。
大概是因为无法联系,也没有音讯,所以才会给人很多的想象空间。让我这样想象力发达的病人有了七想八想犯病的机会。

昨晚喝了听啤酒上床。
半夜无数次想起来上厕所。
一点多睡的,三四点想上厕所,最后终于到七点,上了趟厕所。估计已经被肾小管集合管重吸收过了。
。。。好吧以上都是废话。。。
只是半夜和早上这无数次醒来的瞬间
硕大的空虚感和孤独感编制而成巨大的网,把我整个人都盖住了。
又想起来了。又蜷在一起。
真的很想他。。。
不知为何
其实我这人也不是无药可救。只是需要经历一段思考到迷失再到思考再到迷失再到…………最后完全接受的一段反反复复的过程。一切都要我自己来,其实一开始就已经接受了吧,道理也都是懂的吧,只是…………
不说了吧,就像个傻子一样的。
天天在lofter里想啊想啊想啊想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