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假若你也来到

一年也就最喜欢7月。
因为出生在这个月,霸道安逸,不太安生,倒也算平稳。
于我而言。
写东西是种享受,用笔写,打字都是一种。抒发情绪,又或者架空了写点让自己愉快的文字。
现在一边整理管理学资料,一边看着《向往的生活》,给自己泡了一杯红茶加了两块方糖,甜津津。
看吕思清和刘宪华对拉小提琴。
无论是《查尔达什舞曲》还是《梁祝》,
对于艺术,无论是什么艺术,那种饱满的激情和追求,那种眼里泛着的光。
实在是很容易感染到我。
这个时候,就很可惜我自己,为什么以前和现在不去在某个艺术领域有一定的造诣,那么也许,我在欣赏的时候,可以想到一些远离粗俗的词汇用以赞美讴歌。
也想起自己高三时候为了写出华丽的文字,而去各类书上搜罗写上去就觉得好看的词汇。

人不一定要完完全全去了解美学。
却都是拥有发现美的眼睛,和尽力去感受美的用心。
是一种努力,很努力,非常努力去贴近的感觉。
小细节的美,大局的美。
又不一定仅仅局限在艺术上,
其实一下子什么都能变成艺术了。
有人发现得了有人发现不了。

昨日世界杯上那些个漂亮的飞踢,也可以说是天使降临。
还有法国和阿根廷在比赛结束后,球员与观众的情绪波动。
啤酒在口腔里刺痛霸道的气泡,一边吃糖一边喝酒在嘴里苦和甜结合的难受滋味,
今日我在纸上有力道的笔锋,管理学的选择题与智慧问答,
此时南京瓢泼的大雨。。。
在过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平淡无奇还有低迷的生活,去泡图书馆,硕大的窗和光,安静的翻书声和写字声,房间角落里落灰的吉他金属弦,家里的一把常拿来拨弄的尤克里里,咖啡吧里那杯颜色分层的调味酒,空气里的冉冉升起的烟圈,南长古街下雨时的青石板路,白墙上的霉点…………
都好美。
不能就此掐灭我仅剩的一点文艺细胞。

眼睛里亮起小星星。o_o
好像什么都很好看。
记忆里的人也可爱,
你也真算甚是可爱。
过往的伤疤也好看,
每天醒来翻来覆去,
压迫心脏也不痛苦。
假若你此刻也来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