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内心肿胀

写远写近,越写越近,写来写去只有自己。
写别人写自己,撕开别人的外衣还是只有自己。

无法跳脱。
就是种病。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