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Dear 余振华×2

电视看完了。

突然觉得了无生趣。明天只要站上午半天,下午我就可以飞奔着去过生日了。

那么,要不要写一篇东西给余振华呢?好的。可以。反正我很无聊。

余振华身高(竟然有)168cm,身上有两个文身,手臂上是日式风格的海浪,腿上是一只大乌鸦。余振华长发,扎鞭子,没有染发。余振华是南京大学的艺术生,他自己强调是视觉传达设计系?好像是这个吧,反正他说这样说显得更牛逼更准确。余振华在认识我没到两三天以后光速脱单,秀恩爱,和女朋友一起在微信上给我发语音。希望他带着我的祝福麻溜的滚,真是令我羡慕到作呕。


怎么认识的余振华呢?soul 这个二缺APP。

我以为我待人客气友善,从来不骂脏话。

结果这货对我说,我第一句就对他骂了脏话。

啥玩意儿?是吗?哦,是的。

余振华:”原谅我看了你瞬间,笑得不行。。。“

我:“笑nm呢。。。”

被余振华独特的开场方式吸引,那时的我高冷了很多人,唯独,和余振华,开始互骂。因为,真他妈的,爽。

那时我还在复习高数,我还将高数题拍给了余振华,余振华拿着我的高数题给他喜欢玩食物的好基友南京大学数学系学霸还拥有着网名一样的真名的赵大宽同志,赵大宽对余振华说:你这朋友还学什么学,这种题都不会,直接不及格了吧。

对不起,我高数60。正好飘过。

结果,麻烦来了。余振华第二天晚上九点和他的好基友赵大宽来我学校找我,约我出去吃饭,因为看不惯人世间有我这股负能量存在。我,才认识余振华不到一天,他竟然要来看我?为什么?啥玩意儿?来看我?看nm呢?

好叭,啥玩意儿?余振华真的如他所言,这么矮的吗?详情参照我对他的描述,我以为他只有一米五。他竟然说他有168cm?!存有疑惑谢谢。他像一个小肉丸子蹲在图书馆门口的树下,被我赶走了谢谢。

不想再提了,我那晚上为我的鲁莽粗鲁赶走了我远道而来的朋友道了好多歉。因为一脸懵逼,还吃了两根冰棍压压惊。

对不起,我语无伦次。

第二天,余振华和他的好朋友赵大宽(矮大紧),又来我们学校了。为表歉意,我请他们吃了一顿饭饭。余振华还算给我面子,吃了三分之一。大宽在我面前,把20块钱的自选(20块钱呐!20块啊!!!!!)玩出朵花来。

没错,他啥也没吃,就一直在捣饭捣菜,仿佛饭菜和他八辈子有仇。并且一直在强行聊天,仿佛话题源源不断。余振华在旁边默默吃饭,真是个单纯的小孩子(呵呵)。

下午,他们跟了我一下午!我特么超级不好意思,问他们要不要回南大。

这两货居然对我说:没事儿,反正无聊。

好吧!你们是真的无聊!!!

woc!!!写到这里突然不想写了!!!!!!!爆炸烦!!!!!

因为晚饭和中饭一样,大宽扯话题,玩他的饭把饭菜全部搬运出盘子拨到托盘上然后捣啊捣啊捣。余振华做我面前默默吃东西,大家开始花钱布置桌面显得食物很多的样子,结果都不吃东西,然后话题也会突然终止,空气一片静默,然后我还特么第二天有考试!!!最近我还得知这门课我他妈挂了?!

woc!!!我他妈又不想写了!!!

其实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概括

我他妈就是莫名其妙认识了余振华,然后他妈因为两个人都是不要脸的自来熟类型,就他妈日常互骂,互怼,纯粹就他妈闲的无聊。

就是自来熟,没了。

天哪,为什么会因为这个还专门哔哔了一篇文章。

不过感谢余振华和我分享一些学霸经历,让我觉得有种华山论剑的爽快感。

有这么一个非常厉害的南京大学视觉艺术系的旁友,非常骄傲骄傲骄傲。

他给我做的建模我也弄成了电脑桌面。

完了,我夸不下去了。总之他是一个非常单纯善良的小朋友。我的直觉。

谢谢大家,谢谢余振华,我现在写不下去了,以后有兴致再写吧。

妈哎,什么玩意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