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2018.7.23是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最近,我表现得还可以。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

经历过,沉沦,病变期,找不到自己,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冷眼相对,人格的打架,无忧无爱无惧。(这一系列)其实还算是好的成长啦。
直到现在,慢慢地,开始找到以前的状态了。愚勇,乖张,顽劣,善良,单纯。全部慢慢回来了,但是还是要理性地接受这些东西,所以,警惕警惕!不能太放纵,警惕警惕!

今天,和F一起去老师家蹭饭。

F:“在一起时候咱俩手拉手去吃饭,那分手以后算什么?”
我:“勾肩搭背兄弟一样去咯。”

三阳集合,买星巴克,二号线乘到广益,走一段路进老师小区。
特地观察了一下两个人之间的,不多不少一米距离,朋友距离。
一开始会觉得有点尴尬吧,好在认识三年,慢慢地你一句我一句也好了些。

其实比较,在意的是两个人的变化吧。

我头发留长,他头发也长了(像坨便便顶在头上,被我吐槽了几次。)
曾经那个没心没肺一脸赖皮的男生,今天也没怎么BB提了一个重物一路。会看游戏,会不在意周围人,其实没什么特别大的本质上变化。
只是我会抠细节。

吃完饭,老师送我们去了恒隆市中心乘地铁回家,他跟我扯淡说有个和他一起玩游戏的大学女同学从广西到无锡旅游,估计是江浙沪旅游吧,他和他弟弟陪人家玩了一天。
我接收完信息以后,
第一反应,他竟然这么有闲情逸致的吗?肯定也不会让人家女生花钱吧,肯定也会包了些东西吧,和以前那样抠门的死肥宅圈在家不怎么像了。
第二反应,果然还是女生缘一如既往的好。

三阳买水,他去买面包问我要不要,然后买了好几个面包,还给我买了俩,我记忆里的他不是那么有钱的啊,准确来说,不是那么花钱没节制的人啊?(虽然也不是很贵)
大概以前我俩出去玩就特别怕没钱所以怕习惯了吧。

hhh,一瞬间恍惚了吧。

这个认识了三年的男生,一起发生过一些故事的男生,经历了他“贫穷抠门”的小男孩岁月,和他还一起经历过,中午在家吃饭再出门一起约会三四个小时回家吃晚饭,那种,“穷”约会的岁月。
真的是,有够,怕没钱,下意识就会怕没钱约会啊。

因为不够喜欢,因为我够傻,也没有一直牵着的手,没有随叫随到的拥抱,没有安全感.............
只有一腔孤勇,一腔喜欢人的孤勇,只有满眼的星星。

好了老子不是怪你,老子只是小小地为了文笔美观写点怀念性文字。

觉得,有变化了吧。那种说白了,看过“落魄”时候,好的时候我却没捞着的自嘲,也只是彼此18年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曾经的一切好的坏的全部凝结成还算完满的3年同窗情谊而已。
毕竟3年,恨不到哪里去,习惯性的感激那段日子。

我请客喝奶茶。我那杯味道一般,他想尝尝,很自然的接过去,互换喝了几口对方的奶茶。看着笑了笑,没什么不好意思,没什么暧昧情绪,很自然。就像打打闹闹最青涩的少年,于那个午后。

插一下吧。
在老师家吃完饭以后,我主动拿出那个重物,那条分手前织了一半,分手后又织了一半,夹杂各种心情织完的围巾,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丑,很宽,有些短,像残缺的毯子,这边松那边紧还漏了几针。是我织的第一条围巾了。

突然想起,郑愁予的《错误》。大概是有那种淡淡的忧愁,但又随即释怀了。有种青春逝去的感觉。

就像,我在老师家说的那句:
“我再也不会傻到再给男生织围巾啦。”自嘲。
“这可是我逝去的青春啊哈哈哈,你看看。”感叹。

我不想说太多,好像显得情感色彩很浓重,好像显得我在嗔怪些什么呢。
不是的哟,我放下了,我只是,十分怀念那时候的自己,我有点想念那时候是真的傻透了的我和那段很荒唐的满是勇气的青春。

我是真的,只是感叹一下。
心照不宣的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