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白夜行》部分原因与感受

这是我第一次读。
时长八小时不到。
不够精细,但足够了。
从昨晚开始读的。
昨天白天和驾校的一个985大学的大佬出去吃饭。
本是四人行,后来变成了两人。一男一女倒也不尴尬,吃完饭顺便看了场电影,书店也走了一发。
高老头高中是一中的,中考考了485。介绍这个其实是想摆明我与他的差距。
高老头非常健谈,性格very OK。
最令我佩服和反思我自己的是,高老头看过好多书。
东野圭吾,丹•布朗……
在书店里,摸着一本书便是,“这个人这本书云云……”
我插不上话,因为看书太少,还多半是拙见。
倒是开始观察他这个人来。
超级随性的大汗衫大裤衩。
聊起书and他的学霸朋友们眼神中闪烁的光。
尤其是推理小说,聊起推理小说时简直就是神仙一般。
“我曾和朋友在恒隆这层楼疯狂走路绕了一圈又一圈,高谈阔论推理情节,超级过瘾。”

他一边兀自地说着,一边引着我疯狂暴走。
我只好听着,对,只好听着,在此处感到自己非常无用。
他眼里的闪光与手舞足蹈就越让我觉得自己可真是无用。
“我上了大学很少看书,一年也就看了十本多。”
“在约朋友出去时的前一晚看本书,作为谈资。”
我开始佩服,羡慕和嫉妒他了。
这种眼里带着闪光的人可真是优秀和厉害。
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

回家后我就把《白夜行》一气之下看了大半本,今天又看完了剩余半本。
看时我的情绪非常不好。
略带报复性和赌气地看完了。
一部分是觉得自己的无用,一部分是因为这本书让我想起了那个要和我做交易结果交易没成功却吊起了我极大胃口的人。
他叫魂羽。一个假名。
他太像书里的桐原亮司。只是不至于去犯罪。
可难免会有些常人想不到的黑暗地带。
我是不畏惧去触碰的。可他透露地未免太少了点。
他的本意是对我进行开导与教授。
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强迫性思考中迷失了自我。
这是一部分原因。
这让我看书时一直想起他这个人。
他过分无理的要求以及我的全盘接受。
他一次又一次急着闹翻引出了我想捕猎的欲望。
结果,在七夕前一天他与我永别过后戛然而止。
恍若指尖还有余味,你却不知从何来回忆悼念此人。
只好把他已经教授于我的全部留存在心里,
以及,留存着那上千条的聊天记录。
会拿出来看看
这家伙,可真是我心中的桐原亮司那一号人物。
很难说出这是否算是喜欢还是爱。

高老头对于《白夜行》桐原亮司与雪穗的关系的见解是
“桐原亮司是为了赎他爸爸的罪才对雪穗那么好。”
我不想完全同意。
因为这吸引了我。
我将其称为“有着犯罪倾向,神秘而又危险,并且极具诱惑性的爱。”
对,我想是的,只有爱才能这般。
当认定一人时自顾自地沉溺放手自己去做。

这也是魂羽教我的,他让我懂得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