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痞麂

稀有动物。

我咧个去

昨天下午背书。
心情差,脑壳疼,不想背,想寻点刺激。
抽了根烟。
为了不留痕迹,烟灰掸在餐巾纸上。
就看着烟雾袅袅,撩人。
餐巾纸着了火,捧起餐巾纸扔在厨房的盥洗池里。
开水,火灭了,一股子烧纸的味道。
烫伤了点桌子,好在能擦掉。
打开窗户,把烟头扔出去。
好爽。
处理掉了,全部,应该是的。

我妈回家。
看见桌子上有烟灰。
我竟然没有注意到?
顿时血液倒流,但也想好了措辞。
她也不惊讶,只是问了句:
“你抽烟了?”
“没有。”矢口否认。

她竟然不惊讶?
就这样,桌子上多出来一粒烟灰的事情就莫名其妙地带过去了。

评论